说好年内不离职的张科去了轻松筹,9月19日见?

  • A+

文章来源:保修

一块石头激起一千个波浪。

9月12日,宏康人寿保险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我公司总经理张可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在公司的研究决定之后,他同意辞去他的申请,并解除了张克总经理的职务。

消息传出,舆论很尴尬。

5个月前,张珂的朋友圈子的谣言终于落到了今天的脸上。

2019年4月,媒体透露,香港人寿保险公司总经理张克将加入互助平台公司轻松筹集资金,但张珂本人在朋友圈中绰号,没有加盟计划一家互联网公司,最近(至少是一年)该单位没有这样的计划。

Zhangkeqiren

张克,1974年4月出生,北美精算师FSA学士。曾任麦肯锡公司上海分公司金融保险业务管理顾问,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精算师,阳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战略规划总监。

公开信息显示,漳科自2016年4月起担任宏康人寿保险总经理,自2017年5月12日起担任公司首席风险官。自2012年起,他担任首席精算师,副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香港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根据公司资料,2018年12月13日,张可与北京易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升”)共同成立北京量子易科技有限公司。和张可是法定代表人。其中,张科认购150万元,占股本的30%;轻松募集金额350万元,占股本的70%。根据股权渗透图表,很容易将创始人杨澜提升为实际控制人。

然而,可以证实张克尚在香港人寿保险公司任职期间与北京量子易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

中国保险业建立在《保险法》的基础上,诚信是行业大法的基石,自然是从业者的底线。作为一家保险公司的高管,诚实不仅是底线,也是基本的准入条件。例如,《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2014]第1号)第二章资格第二章明确规定:保险机构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有诚信和良好的行为。

无论在就业期间是否存在非竞争关系的公司私人转移,行为本身都严重超出了严格的监管要求。

与此相比,谣言是一个小儿科。

投资危机开始了,危急的疾病爆发了。

宏康人寿于2012年7月成立。随着新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资本支出将减少,偿债能力将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底,宏康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905.48%,并且逐年下降。 2017年,偿付能力充足率降至123.63%。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27.61%。

作为一家年轻的保险公司,宏康人寿打破了人寿保险公司长期盈利的常规模式。在成立之年,宏康人寿净亏损8,877,600元。次年,2013年,宏康人寿将亏损转为盈利,实现净利润94.38万元。从那时起,它一直保持着持续的盈利能力,增长速度很明显。

基于投资连结保险,宏康人寿的投资连结保险业务占比超过90%。

2015年,宏康人寿进入快速业务发展期。规模保费从上年的32.53亿元增加到226.92亿元,同比增长597.57%。其中,投资连结保险业务从4.13亿元飙升至198.24亿元。按比例计算,2015年和2016年,投资连结保险业务在规模保费中的比例分别达到87.36%和93.33%,原保费占压缩比例。

由于部分万能险、投连险等中短期存续产品潜藏风险较高,监管也加强管制从源头治理,险企纷纷调整业务结构。

2017年,弘康人寿投连险业务占比下降至42.93%,全年规模保费同比缩6成。而规模保费的大幅下滑,或也为弘康人寿在2018年重新“加码”投连险业务埋下伏笔, 2018年占比回升至50.42%。

虽然投连险业务瞩目,但弘康人寿的重疾险在年轻消费者中一直是鼎鼎有名的网红产品。健康一生A款长期垄断着消费型重疾险市场,在知乎保险话题类活跃的大V精算师“李元霸”也是对这款产品赞赏有加。

弘康人寿以无个险渠道为特色,被称为颇具“互联网基因”的新型保险公司。依托互联网渠道释放的渠道成本,弘康人寿直接让利给消费者,多数产品只在官网和官微销售,渠道成本很低,因此产品价格很有竞争力。

在业内,张科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设计产品的初衷必须是“己所不买,勿卖于人”。据传,弘康人寿对于产品的把控相当严格,并且从未停止升级的步伐,“当我的精算师做好了一个产品,我会问他,你想不想买?如果你都不想买的话,客户为什么要买?”。或许正是由于这份理念,弘康的产品一经推出便受到行业内高度关注。

但,己所不欲,何以为之?接手弘康人寿仅仅2年有余便擅设竞业公司,可见其内心并不“想买”弘康人寿,但却迟迟不肯放手,对比其对下属所言――己所不买,勿卖于人。

此刻看来,颇具讽刺意味。

轻松筹两年未融资,卖保险故事?

现实来看,张科的豪气,与轻松筹的企业定位和目标人群颇为契合。毕竟,在互联网大潮的裹挟下,互联网保险的发展也由单一走向多元,各巨头的保险品牌布局也通过差异化的模式日趋形成独特的品牌调性,俘获着不同人群。

如今,80、90后群体正在成为保险市场的主力军。他们对互联网的认知度更高、分析能力更强、接受度更广,故而轻松筹瞄准这一人群,通过旗下轻松保平台“年轻保”系列产品,深挖年轻群体生活特性与习惯。近年来斩获颇丰。

轻松筹是国内最早一批做“大病众筹”的企业。2014年9月,基于社交圈的、面向广大网民日常生活的“轻松筹”正式上线。随后,轻松筹逐步开展了三块业务,大病筹款、网络互助和互联网保险,通过各类业务搭建健康场景。但,最终目的仍是卖保险。

对轻松筹来说,大病救助业务并不收取手续费,但公司还是要盈利。为此,轻松筹把“大病救助”作为商业模式的起始环,通过这一环节聚集用户,为互联网保险的销售搭建出一个新的场景,并通过“轻松e保”的平台变现。

虽有先发优势,但后起之秀来势汹汹,已现难以招架之态。

轻松筹的大病筹款业务被水滴筹快速反超,互助用户规模与新入场的蚂蚁金服“相互宝”差距越拉越大,保险业务还面临着腾讯系“亲儿子”微保的强有力竞争……

2019年上半年,水滴公司在3月和6月分别完成B、C两轮融资,总融资额超16亿元,创下2019年以来互联网健康险与健康保障领域的最高融资纪录。

相比之下,轻松筹虽不断传出融资消息,但最终都未落地。最近的一次融资是2017年年初,轻松筹宣布完成28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与此同时,“轻松筹“成长中的烦恼”――各色筹款争议事件愈演愈烈。或许,也正是基于此,轻松筹才不得不面对逾2年半未获融资的现实。

但对这家尚未盈利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在资金压力已成为其难以承受之重时,究竟是什么吸引了张科?外人难以刻画。

回想今年4月的轻松筹发布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杨胤宣布,钟诚加盟轻松筹,担任轻松筹健康保险事业群CEO,并与钟诚联合发布了轻松保品牌。

9月19日,轻松筹又将举办一场大型发布会,届时同样的路数是否会再次上演,宣布张科的加盟?明日见分晓!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