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捐上海两套房和百万现金,这对老夫妻为了啥?

  • A+

毕远红和毛怡,一对上海的普通老夫妻,他们的孩子都去世了。面对巨大的灾难和痛苦,他们选择了将小爱变成大爱。为了实现儿子的遗愿,这对老年夫妇坚决捐出全部积蓄和财产,帮助困难的学生长大。

失去孩子的人愿意出售房屋建造希望小学

“我的儿子在电视上看到贫困地区的孩子,并认为他们很穷。他曾经说过他会捐钱给他们。我建了一所学校,让孩子们吃饭和读书。”将近90岁的毕远宏卧床不起。记者探访时,老人很伤心,想起儿子的遗愿。

在老人的床边,有一张希望小学的新建筑的照片。学校以老人的儿子的名字命名了――“碧明小学”。楼下有一大群孩子,笑容灿烂。

Biyuan Hongyuan在银行工作。毛一元是一位老师。他们抚养了一对孩子,但他们分别于2003年和2007年去世。后来,在做好事的过程中,毛毅于2018年底因病去世,享年85岁。

“当他的儿子还活着的时候,他非常认真地说他捐了两幢房子给建立希望小学的国家或慈善机构,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可以拥有安全宽敞的教室。我可以安心学习和学习。“毕远红回忆说,这对老夫妻觉得这是一件很遥远的事,并微笑着点头。

2007年儿子突然去世后,在痛苦中,这次聊天的记忆让老人们有了生存的动力。他们主动与上海慈善基金会联系,并表达了出售房屋捐款的愿望。欲望。

很快,老人在上海卖了69万元的房子。在考虑了生活和治疗的实际需要后,2009年2月,老人拿出40万元捐赠给上海慈善基金会,要求他们找到合适的救助学校。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陕西省涟水县小岭镇山区一所学校因多年失修,一些墙壁被破坏或倾斜,南部学校一度山体滑坡,被有关部门认定为危险建筑。但是,由于缺乏资金,地方政府没有进行修订。

在得知情况后,老人立即同意重建学校并明确表示:“如果钱不够,我们可以继续捐款。我们必须翻新学校并给孩子们一个安全舒适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保存并利用慈善事业成为晚年的事业

“看到希望小学的照片后,我们觉得我的儿子的愿望是真的,我觉得生活有了新的希望。“毕元宏回忆说,”当时我们已经下定决心。剩下的时间是参加慈善事业并为生活中有困难的人做点什么。这对儿子来说是最好的。怀旧。”

2014年9月9日,他们想以更好的方式纪念儿子,自愿向闵行慈善基金会捐赠慈善款20万元,设立“毕明慈善基金”。此后,两位老人尽量节省生活花销以充实此基金。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闵行办公室负责人鲍运刚和两位老人相识十多年。“他们平时省吃俭用,经常只是买点好消化的小菜,煮点米粥,对付着就是一顿饭,连荤菜也很少买。省下的钱都用于资助困难学生。”鲍运刚说,平日里会计较菜买贵了的毛怡,总是对老伴念叨“要节约,给孩子们读书”。

熟识两位老人的居委会干部也表示,两位老人穿着朴素,舍不得买新衣服,破了的毛衣,都是打个补丁就继续穿。

2014年9月14日,毕原鸿、毛怡请闵行区公证处进行上门遗嘱公证,明确在他们去世后,将其在闵行区上海春城的房产(价值600万元)、全部存款和家具电器等捐赠给闵行慈善基金会,由闵行慈善基金会进行出售和拍卖,变现的慈善资金全部并入“毕明慈善基金”,用于资助困难家庭的学生。

在毛怡过世后,毕原鸿表示,把存在老伴名下的100万元全部捐给闵行慈善基金会,存入“毕明慈善基金”中,主要用于帮助考上大学本科的贫困学生。

办完这些事后,毕原鸿老人很开心,他说:“我把儿子的心愿全部给完成了,自己也就能走得清清爽爽、满满足足了。”

坚定信念回报社会晚年获得各方关怀

“我们的父辈都是穷苦人,没有党,没有社会主义,我们就读不起书,我老伴也就不能在毕业之后成长为一名学校教师。我也不可能学成毕业之后留在上海,从事会计工作。”毕原鸿说。

2013年春节后,毕原鸿老人在家门口不慎摔跤,股骨骨折,此后一直躺在床上。考虑到老人的困难情况,闵行慈善和梅陇镇老龄委出资为老人请来了全日制保姆,给老人擦身、洗脚、穿衣、做饭。

老人所在小区的几任居委会书记也是有求必应,只要老人有需要,都会赶到老人家里帮忙。

鲍运刚及闵行慈善工作人员每周都与毕原鸿通电话,并定期上门看望老人。“两位老人多年热心慈善事业,捐款捐物。作为慈善机构应该积极主动照顾他们的晚年生活,尽可能关心他们,为他们排忧解难,真正做到善有善报,让更多人看到慈善爱心的力量,加入到慈善队伍中来。”鲍运刚说。

“我们捐款资助建设希望小学,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些孩子学到本领后建设自己的家园,让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好。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毕原鸿说。

两位老人在自己暮年的生命里,在怀念儿女的朦胧泪光里,相互搀扶前行,留下一段感人至深的爱心故事。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