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净利降了6.83亿,血液制品“一哥”天坛生物股价大幅下挫

作者: 梁昌均 分类: 网贷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1-15 15:01

文|梁昌均

1月14日,国内血液制品龙头企业天坛生物(600161.SH)开盘持续大跌,并一度触及跌停板,截至收盘跌幅仍达8.12%。

这在很大程度上受天坛生物业绩预减影响。天坛生物近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净利润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即2017年年报数据,约11.80亿元)相比将减少约6.83亿元,即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近4.97亿元,同比下降58%左右,与上年同期重述调整数据(约11.73亿元)相比亦同比下降58%左右。

天坛生物表示,2018年业绩预减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公司转让持有的北京北生研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生研)100%股权和长春祈健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长春祈健)51%股权,实现7.58亿元的投资收益(税后),该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总额达到7.66亿元。

根据业绩预告,无论是相较于上年同期法定披露数据还是重述调整数据,2018年天坛生物扣非净利润同比增幅均为19%左右,即约为4.93亿元。由此可知,2018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仅有0.04亿元,同比减少明显,是2018年公司净利润出现下降的主要原因。

2018年是天坛生物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的第一年,其在2017年彻底解决了和控股股东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生物)之间存在的长达十年之久的同业竞争问题。

天坛生物在2017年首先选择置出疫苗资产,即北生研和长春祈健,合计作价18.06亿元将其出售给中国生物。

同时,天坛生物控股子公司成都蓉生以现金3.61亿元向中国生物收购其持有的贵州中泰80%股权,天坛生物还在2018年初完成合计作价33.60亿元向中国生物收购成都蓉生10%股权,以及成都蓉生收购中国生物实际控制的国药集团武汉血液制品有限公司、国药集团上海血液制品有限公司、兰州兰生血液制品有限公司100%的股权的重组方案(此次业绩预告中的重述调整数据即为将这三家血液制品公司纳入2017年度报表合并范围后的数据)。

通过前述重组,天坛生物先后解决了和控股股东之间在疫苗业务和血液制品业务方面的同业竞争问题,兑现了中国生物曾在2007年作出但多次推迟的承诺,天坛生物则从以血液制品和疫苗为双主业转变成一家专业从事血液制品业务的公司。

2017年天坛生物血液制品业务实现收入15.13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比重约为86%,重述调整后血液制品的收入约为23.32亿元,净利润为4.36亿元。随着资产重组完成,2018年天坛生物退出疫苗领域,主要经营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等12个血液制品产品。

业绩预告显示,天坛生物2018年血液制品业务实现营收约29.33亿元,净利润近4.97亿元,相较前述调整数据分别同比增长31%、增长14%;净利率约16.95%,同比减少1.75个百分点,显示公司主业盈利能力有所下降。而从资本市场的反应来看,天坛生物2018年全年主营业务业绩可能并未达到投资者的预期。

招商证券发布的研报也认为,天坛生物2018年业绩符合2018年年初预期,但略低于最新5.3亿元的盈利预期。

从季度来看,天坛生物营收规模不断增长,第四季度为全年最高,达到8.76亿元,但该季度净利润却最低,仅有1亿元,环比下降36%,同比下降25%(未经调整数据),11%的净利率也系全年最低,这拖累了天坛生物全年业绩更高的增长。

前述研报认为主要原因系成都蓉生在第四季度研发项目进展较快,导致研发费用增加,另外今年是重组第一年,公司加大浆站管理人员激励,以及销售人员激励和经销商返点集中在第四季度等因素导致该季度净利润下降明显。

在血液制品行业维持高景气度的情况下,天坛生物在整合血液制品业务后并未呈现出惊艳的业绩增长。反观同行业公司,如ST生化(000403.SZ),虽然2018年0.78亿至1.05亿元的盈利规模远低于天坛生物,但同比增幅却高达260%—385%。在血液制品营销模式遭遇变革,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天坛生物如何发挥规模优势释放更好的业绩还需进一步加强业务整合和资源调配。

值得注意的是,天坛生物虽然是国内血液制品行业一哥,但估值却屈居同样位于第一梯队的华兰生物(002007.SZ),甚至是因炒股导致大幅亏损、此前连续跌停的上海莱士(002252.SZ)之下。

截至1月14日收盘,华兰生物和上海莱士市值分别约为284亿元、353亿元,而天坛生物仅有155亿元,股价报收17.77元/股,年初以来累计跌幅已超16%。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