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腰斩、6000首歌曲下架,卡拉OK不再OK

作者: 每经影视 分类: 网贷新闻 发布时间: 2018-12-19 17:22

作者:张春楠
实习编辑:杜毅

一场版权纠纷让KTV这种线下娱乐方式再次回到了大众的视野。

前不久,我国唯一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因为版权纠纷责令超过6000首作品从KTV下架。看到“从KTV下架”这样的热搜,很多人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唱K了。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风靡大陆,KTV历经沧桑,已经不再新潮。在量贩式KTV里,已经越来越难觅年轻人的踪影,这背后和如今更多的娱乐选择、优质华语新曲的匮乏和KTV一成不变的运营模式都有关系。

“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经营到现在,其实我自己感觉已经走到瓶颈期了。”从业十几年、成都一所最知名KTV连锁店的管理人士与每经影视记者坦诚相见。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财务现状

米乐星财报显示 上半年净利润下滑超过5成

没有核心竞争力 单体KTV备受打击

11月5日,音集协发布了一则叫做《关于停止使用涉诉歌曲》的公告,并附上了一个超过6000首作品的下架歌单。这份歌单中有很多经典曲目,甚至承载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例如陈奕迅的《十年》《K歌之王》,高音党们深爱的《死了都要爱》《离歌》等。

KTV久违地登上热搜,让很多人开始回想自己有多久没有去唱K了。KTV起源于日本,Karaok本身就是个日英文的杂名。上世纪90年代,大陆地区KTV开始风行。量贩式KTV除了能纵情歌唱,还售卖各式饮料和食品,一时成为聚会首选。

“最赚钱的时候是2004年左右,基本上开一家店一年半的时间就能回本。”成都一所最知名KTV连锁店的管理人士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称。

这位人士所在的KTV也是在2004年左右入局,前身本来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一家老牌电影院,不过影院最终因设施老旧、竞争加剧等原因歇业。当时KTV市场火爆,且门槛较低,老板于是采取“迂回战术”建设电影主题KTV,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成长为当地最有影响力的KTV之一。

“到了2008年扩张最疯狂的时候,只要有钱就会去开店。但后来很多有钱人开始进入这个市场,他们缺乏专业度,拉开了市场低价竞争的序幕,也影响到专业KTV的运作。”该人士称。此外,团购网站兴起的团购之风也让KTV的价格战势在必行。

在2015年左右,KTV曾涌现过一片关店潮。前有KTV鼻祖钱柜在国内关闭13个门店,后有万达旗下大歌星KTV全国关闭近90家店。此外,乐圣KTV、麦乐迪、同一首歌KTV等品牌也在此期间存在关闭部分门店甚至全面歇业的情况。

“量贩KTV很难与万达那样高大上的企业搭上边,即使全国连锁,即使是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即使营业额全国第一,即使扩张速度全国第一。”一封题为《7月7日,写给大歌星》的缅怀信曾在朋友圈疯狂转发。虽然和万达院线同属万达商业生活重要的线下消费场景,但因为回流资金速度慢,大歌星KTV最终难逃被边缘化的下场。

和其他线下娱乐方式一样,今年的KTV似乎尤其难过。

“现在的KTV行业不好做了,年轻人有时间都宅在家里刷抖音、看综艺、看短视频、直播……”另一位知名KTV相关从业者对每经影视记者表示,“单体KTV的打击更大。KTV行业没有核心竞争力。”

每经影视记者曾在周六下午的黄金时间走访北京多家KTV,发现大部分KTV包厢都有将近一半的空置率,酒水超市更是人迹寥寥。

周六下午空置的KTV包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春楠 摄)

“大学时我真的是把KTV当家的,一个月至少去一次,人送外号‘KTV小公主’。”90后姑娘莲莲(化名)对每经影视记者笑称。现在已经工作3年的她周末总是宅在家,刷刷抖音,看看剧。“一线城市约朋友见面不容易,宅在家还省钱。”

目前已经登陆新三板的连锁KTV好乐迪和米乐星今年的财务数据也不好看。借壳浩祯股份的好乐迪在今年上半年同比扭赢为亏,净利润下滑3805%,由去年同期盈利4.5万元下降至亏损170万元,而米乐星在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样下滑超过5成,由去年超过2000万元下降至不到1000万元。

鲜活事实

在广场上放声歌唱的大爷大妈消费升级

KTV成了他们唱红歌的好地方

“在我看来,KTV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聚会的地方,一起玩儿的地方,但是现在各种酒吧、桌游室、轰趴馆都可以满足这个需求。”94年生的张小花(化名)对每经影视记者表示,她已经两三年没有踏足过KTV了,朋友聚会总是会很自然地忽略掉这个选项。

如果你在工作日的下午走进某家KTV,会发现走廊里经常响起各种“红歌”,之前总在广场上放声歌唱的大爷大妈们也消费升级,走进了不分寒暑、带立体声和沙发软座的KTV包厢。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为了分摊固定成本,目前很多KTV都专门推出了工作日下午的老年人套餐。但50、60后的中老年人进包厢后一般就点一壶茶或几瓶水,几乎没有什么消费能力。对于量贩式KTV来说,超市和餐饮收入占比往往能到一半左右。

“就我们来说,目前KTV锁定的群体更多还是70、80后。你会发现像《蒙面唱将》《中国新歌声》等节目也都是70、80年代的人在看。”前述KTV经营人士对每经影视记者称。

这背后其实是华语音乐的停滞,对于华语乐坛来说,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一首传唱度极高、又能打动人心的歌曲了。互联网强调的圈层化也让消费人群产生的共鸣感越来越少,二三次元之间往往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最末期,其实我自己感觉已经走到瓶颈期了。”成都一所最知名KTV连锁店管理人士称:“如果连我们每天走进包厢都在想今天要做些什么,到底要唱什么歌,那就麻烦了”。

“事实上,当前整个KTV行业几乎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么多年过去,整个KTV行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并没有多少改变。因此,在连年增长的运营成本、人力资源成本、场地租赁金额、版权费用的支出压力下,整个行业出现了下滑的迹象。”中研普华产业分析师刘恒辉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称。

KTV会消失吗?

麦颂宣布完成A轮亿元融资

被唱衰的线下KTV还是获得资本认可

不过,KTV真的会消失吗?恐怕不尽然。其2.0、3.0版本来势汹汹,剑指新一代的娱乐市场。

今年4月,互联网K歌软件唱吧的线下KTV品牌麦颂宣布完成亿元级别A轮融资,创造了目前连锁KTV行业最大的单笔A轮融资,之前一直被唱衰的线下KTV再次被资本认可。

“和传统KTV相比,这些由线上K歌延伸来的线下品牌在服务等方面更加互联网化,因此更能吸引年轻人。”易观在线音乐分析师殷实对每经影视记者称,“高端KTV因为它特有的社交属性,受到的冲击会相对较小,但KTV的互联网化可能会对中高档次的量贩式KTV的经营造成明显的影响。”

以唱吧为例,用户可以通过唱吧预约唱吧麦颂的房间,还有手机一键录音、录制MV、线上直播、好友即时互动、唱吧秀、APP歌单导入等功能与玩法。旨在提升KTV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可以通过线上APP在线预订包房(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春楠 摄)

“其实我们也到麦颂去考察过,他们的确年轻人比较多,要热闹些。”前述KTV经营人士对每经影视记者称。

此外,对于朋友小聚时两到三人的K歌需求,也可以从迷你KTV中得到满足。根据艾媒咨询预计,未来两年迷你KTV市场将快速扩展,2019年有望突破140亿元大关。虽然迷你KTV不会完全取代传统KTV,但仍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分流。

当然,还有更潮的玩法。今年6月,乐徽科技宣布完成数千万融资。在三个月前,乐徽在广州开设了第一家以社群互动为核心的LIVEHOUSE自助店,其核心产品是一款开放式舞台机,打破了以往K歌的封闭状态。

对于传统量贩式KTV,多业态发展似乎是必由之路。投资人钟裕宽在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举例重庆的火锅主题KTV,他认为就像互联网+一样,KTV+可能会是未来传统KTV绝地求生的方向。

不过,真正的KTV从业者可能并不认同。“其实到KTV说白了人家就是来唱歌的,你的歌曲质量、歌库更新速度,你的音响和服务是绝对的竞争力。”该人士认为还是要专注做精做好KTV,“我们还是要坚信一点,KTV永远是实体经济里不会被淘汰的部分,中国人还是离不开KTV。”

来源:每经影视

原标题:净利润腰斩、6000首歌曲下架…卡拉OK不再OK

最新更新时间:12/19 10:53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