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首席内容官:不怕巨头进军,原创继续加钱

作者: Variety 分类: 网贷新闻 发布时间: 2018-12-04 17:18

作者:Todd Spangler

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认为,2019年迪士尼与华纳媒体等传统巨头上线流媒体视频点播服务并不会影响Netflix的发展。

“他们要加入,要尝试,也会有人取得成功,”12月3日萨兰多斯在纽约举行的瑞银2018年全球媒体及通信大会上表示,“我不认为这会对Netflix不利。这个行业有足够的空间让更多公司取得成功。”

萨兰多斯指出,Netflix早在七年前就以《纸牌屋》开启了原创节目的制作,当时他们就认为制片及媒体公司可能会自己推出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订阅视频点播服务,因此要减少自己对版权内容的依赖。虽然现在Netflix平台还上架了许多其他电视网制作的内容,但萨兰多斯表示,这些都是连续播映协议(run-of-series deals),意思是“只要他们还在制作剧集,就会在我们这里播放”,内容的输送不会突然中断。AMC的《行尸走肉》就属于这一类。

在冲奖影片《罗马》、《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鸟舍》接连上映后,2019年Netflix还会上线马丁·斯科塞斯(《爱尔兰人》)、迈克尔·贝(《地下6号》)、诺亚·鲍姆巴赫等知名电影制作人的多部作品,在原创电影板块持续发力。

萨兰多斯拿11月22日在Netflix首映的影片《拯救圣诞记》(The Christmas Chronicles)举了个例子,这部由库尔特·拉塞尔主演的喜剧电影仅在上线首周就获得了2000万的播放量。库尔特·拉塞尔“从来没试过自己的电影在上映首周会有这么多观众观看”,萨兰多斯说,也正是因为Netflix平台之广,许多编剧、导演、制作人才会慕名而至。“观众规模之大是我们的独特优势,”萨兰多斯说,如果换算成票房,2000万的播放量意味着《拯救圣诞记》上映首周就能收获2亿美元。当然这样换算并不准确,毕竟Netflix用户并没有冲着某一部影片特意购票观看。

部分电影制作人更看重“影院观影体验”,萨兰多斯承认,这一点他的确无法满足,但他认为一部大制作电影若想变现,Netflix的模式会更好。90天的发行间隔期其实“对消费者并不友好”,拉远了部分观众与电影之间的距离,而Netflix在影院上映三部影片就是为了“最大化消费者的选择”。“我不认为在影院观影与用Netflix观影在情感体验上会有不同,”萨兰多斯说,“我们也并不想伤害影院。”

在剧集方面,萨兰多斯提到了即将登陆Netflix的漫改真人电视剧《伞学院》(Umbrella Academy)以及《黑水晶:抗战纪元》(The Dark Crystal: The Age Of Resistance),还有布鲁斯·斯普林斯廷的百老汇表演特辑,“最让人享受的是制作观众爱看的优质内容,最能刺激观众在社交媒体上讨论的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原创内容的投入已经给Netflix带来了用户观看时长和订阅用户数量的增长,萨兰多斯表示,他们清楚收益递减会在某个时候出现,“但在那之前,我们将全力保持投入。我们认为,现在投资内容创作会带来更大的增长。”

“判断错误、投入过多带来的边际成本并不是太高,”萨兰多斯说,他认为投入过少的风险更大,“我认为这可能才是这个行业里的正确权衡。”

Netflix在以真人秀为代表的无剧本内容上也做了不少尝试,去年还是空白,今年已经推出了20档节目。2019年,Netflix还将主打本土语言节目,延续《暗黑》(Dark,德国)、《神圣游戏》(Sacred Games,印度)、《纸钞屋》(La Casa de Papel,西班牙)的成功。“我们不是想为全球观众制作更多好莱坞内容,”萨兰多斯说,而是将不同国家的内容送到全球观众的眼前,印度观众可以看到《怪奇物语》,其他观众也能看到《神圣游戏》。

《周六夜现场》曾在上周的节目中吐槽Netflix的内容实在太多,“要12个成年人花一生的时间才能看完”,《南方公园》在去年也开过类似的玩笑。萨兰多斯说,与传统电视频道相比,Netflix的确制作了海量的内容,“我们是在为所有观众制作节目,”利用个性化定制,Netflix用户创造了3亿份片单,所以“你很难看全我们制作的所有内容”。

(编辑:潘金花)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